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明代权臣严嵩真的一一代奸臣吗?他也曾正直过

来源:讲历史2019-11-21 10:21:34责编:金大元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著名的奸臣,然而奸臣并非是从出生就是如此的,大多数都是受到其当时社会影响所致,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明代权臣严嵩真的一一代奸臣吗?他也曾正直过。成…

在我国历史上有许多著名的奸臣,然而奸臣并非是从出生就是如此的,大多数都是受到其当时社会影响所致,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明代权臣严嵩真的一一代奸臣吗?他也曾正直过。

u=956426463,907069942&fm=26&gp=0_副本.jpg

成化十六年严嵩出生在江西,他父亲也是个文化人,曾经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就是屡考屡败,最后只好回家当了一名教书先生,他父亲的中举梦没有实现,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儿子严嵩身上,从小就非常用心培养严嵩,这小家伙也没有让他父亲失望,表现非常优秀,机会是个神童般存在,什么四书五经了之类的八岁之前就背的滚瓜烂熟,于是他父亲带他参加了他一生的第一次选拔考试,严嵩果然是神童,八岁就以童生第一名的成就考进县学,八岁就能当上童生的严嵩比名人范进和海瑞可强了太多。严嵩又当了八年童生第一名之后,他准备去参加乡试,一切都准备就绪马上就要背起包袱行李上路的时候,他父亲突然去世了,按照明朝的规定,父亲去世就要在家守孝三年,神童严嵩也不例外,他也不敢不遵守国家法律规定,没办法严嵩只能错过这次考试机会,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呆了三年,三年守孝期满后,严嵩带着父亲的遗愿满怀信心的去了南昌参加乡试,并且一举就金榜题名,取得了很好的乡试成绩后他对第二年的会试也是信心十足。往往地方上的经验拿到中央去往往都不好使,严嵩的会试成绩出来之后,他名落孙山,受到挫折的严嵩垂头丧气的回到了家中,他在家好好补习功课,准备三年后的再一次会试,三年后的严嵩会试又是没有考中,严嵩这次的情绪非常低落,几乎到了崩溃边缘,因为他之前都是一路平坦走来,到了这里栽了两次跟头,打击太大了,他经过好长一段时间调整心态后,决定再考最后一次,三年后的弘治十八年二十六岁的严嵩终于被考中了,并且取得了二甲第二名的好成绩,也就是全国第五名的好成绩,严嵩非常满意,正德元年喜中进士的严嵩被选为翰林,算是走上了仕途。

u=2141680268,1171129976&fm=26&gp=0_副本.jpg

严嵩被国家录用后刚刚为国家效力了三四年,到了正德十年的时候他又得到一个噩耗,他的母亲去世了,在严嵩父亲去世后严嵩的母亲含辛茹苦把他抚养大,供他读书考上功名还没来得及被严嵩孝顺就死了,严嵩非常悲痛,子欲养而亲不待,严嵩伤心的几乎要昏厥过去,可能他母亲的去世对孝顺的他来说打击太大了,严嵩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决定辞官回家隐居了,不再当官了,父母都死了,当官为了谁呀,直接辞官回家为母亲守孝去了,他的辞职决定让大家非常敬佩,一个考试全国第五名的优秀人才,放弃自己的荣华富贵为了对母亲的孝顺,辞官回家守孝,实在让人钦佩呀,当他为他母亲守孝期三年过后,朝廷并没有忘记他下旨让他回京当官,继续为朝廷效力,但是严嵩拒绝了,严嵩决绝去北京朝廷上继续当官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当下朝廷奸人当道,拒绝与奸人同朝为官,他所指的奸人就是曾经红遍朝廷的钱宁江彬等人,这几个货确实是奸人,严嵩为了自己的正直宁可不做官也不能容得下小人在朝廷上作恶,此时的严嵩太有骨气了。

到了正德十一年在家隐居了好几年的严嵩因为一个人的召唤才再次来到朝廷当官,这个人就是当年他会试时给他阅卷的人,后来也成了他的老师,这人就是时任内阁首辅的杨廷和大人,在他伯乐老师的召唤下他就再次为国家效力,过了两年朝廷上给了严嵩一个下去锻炼的机会,就是担任朝廷命官去地方考察,身为朝廷钦差下基层是个好事呀,即受到下边官员尊敬又能捞些好处结交人脉,但是严嵩并不是幸运的人,因为他被派去的地方不是别的地方,而是他的老家江西,当时的江西宁王朱宸濠正在闹叛乱呢,专门杀害朝廷命官,严嵩这不是跑来送死吗。送死也未必,毕竟当时的一位朝廷命官著名巡抚王守仁先生也在此地正在与宁王交手吗,但是严嵩没有那个胆识和智慧参与到王巡抚的队伍中来,而是他偷偷跑回老家躲了起来,可能是被宁王给吓坏了吧,他藏在老家再也不出来了,王守仁活捉了宁王朱宸濠后平息了叛乱,严嵩还是藏在家里,既不去他的地方政府去报到,也不回北京朝廷认错去,只是找人请了个长假,在老家休养去了。严嵩这种做法要是换作别的皇上,早就因玩忽职守或者什么原因斩首了,而当时的皇帝时顽主朱厚照先生,他光顾着自己玩去了,别人给他汇报严嵩的事情时,皇帝朱厚照就根本不知道他是谁,也懒得管他,就随意他爱在哪儿玩就在哪儿玩去了,严嵩藏在老家又玩了两年。

到了正德十六年明武宗朱厚照驾崩后,严嵩觉得他的机会来了,从老家来到北京,他要当官就要找他的老师内阁首辅杨廷和呀,他就找到杨廷和,但是杨廷和这次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对他不温不火,他提出了自己想法后杨廷和也没有给他回复什么,严嵩不会了,这是怎么了呢,才过两年就不认了吗,当然不是,因为此时的国家已经换了主人,新主子嘉靖帝朱厚熜不是个省油的灯,杨首辅正忙着大礼议呢,正在跟皇帝斗争呢,根本没时间管严嵩的事,严嵩此时已经四十多岁了,他的同龄人已经都当了大官,新来的年轻人也不买他的帐,吏部官员觉得严嵩也没什么前途和油水,直接给他安排在南京陪都的翰林院继续玩吧,南京翰林院在当时是个没什么事干只能闲着喝水看报养老的地方,实在无聊时可以上上奏折弹劾一下某个朝廷大臣,虽然奏折没什么用,只是刷一下存在感。严嵩没办法只能去南京翰林院报到去了,严嵩到了没多久发现他曾经的老师杨廷和因为与皇帝斗礼失败,靠不住了,同时他又发现了一个好靠山就是他江西的老乡夏言,夏言成为了皇帝面前红人,严嵩在夏言的帮助下,逐渐被提拔,最后调回北京朝廷上,担任礼部尚书,成为一个真正有权的朝廷大臣,到了嘉靖十七年,干了多年礼部尚书的严嵩一直为朝廷干着他该干的事,此时已经五十八岁的严嵩,还是一个不错的朝廷实权大臣。可能因为他年龄将近花甲,看透了人间冷暖或者因为当够了好人吧,严嵩想通过嘉靖帝请兴献王朱佑杬牌位入太庙的机会得到皇帝宠信,他开始违背自己的道德观背个被朝廷官员的骂声走上了奸臣的道路。

嘉靖皇帝是明王朝第11位皇帝,本来他是没有机会做皇帝的,可是因自己的哥哥明武宗死后无子嗣,才让他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嘉靖皇帝上位之后,力图整治朝纲,既严以律官又宽以驭民,开创了“嘉靖中兴”的大好局面。

u=4000063760,1812850413&fm=26&gp=0_副本.jpg

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嘉靖皇帝对于朝政开始有些懈怠,面对后宫佳丽三千,他克制不住欲望,整天泡在女人堆里。嘉靖皇帝的身体可谓是每况愈下,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后,嘉靖皇帝不但没有加以节制,反而痴迷于大补仙丹,甚至还要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得道成仙。

在现代人看来,嘉靖皇帝有些愚蠢,毕竟在“得道成仙”的方面上,皇帝死了一大堆。从秦始皇时代开始,“成仙”之梦就深深地扎根在帝王的心中,一代圣君英主唐太宗李世民,就曾搜集过全国的灵草奇石,将其一股脑的扔进炼丹炉中炼制仙丹。可谁也想不到,如此费力炼制出来的仙丹,居然产生了“奇效”,李世民吃完之后很快身亡,也算是成全了他“升仙”的梦想。

在此之后,唐宪宗、唐穆宗、唐敬宗、以及唐武宗等四位皇帝,也都因服食仙丹直接或者间接死亡。嘉靖皇帝才学过人,从小就知道服食仙丹的坏处,因而“聪明”的他要找人试药。

封建时代毕竟不是现代,难以做到人人平等,嘉靖皇帝作为一介天子,自己的生命当然比其他人重要的多。嘉靖皇帝炼制仙丹是想成仙,而不是要为道士们做试验品。

嘉靖皇帝为了“药品安全问题”,特意蓄养了一大批“死士”,当然这群“死士”并非保护其安全,而是专门为嘉靖皇帝试验丹药的毒性。即便如此,嘉靖皇帝也还是有些烦恼,因为“死士”们的文化普遍比较低,即使吃了丹药也难以描述出自己的感受,嘉靖皇帝对此相当着急,迫切寻找一个“高学历”的试丹者。

此时有读者不禁会问,满朝堂的大臣们都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嘉靖皇帝是一代君主,随便拉出一个人来,肯定没人敢不从,他的苦恼从何而来呢?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朝堂上的大臣们都不同意嘉靖皇帝痴迷炼丹,真要是将他们作为试药品,百官也不会说出服用丹药的真实感受,甚至嘉靖皇帝自己还会被扣上一顶“玩物丧志”的大帽子。

正当嘉靖皇帝窘迫无助之时,一个人“挺身而出”,此人正是明朝内阁首辅严嵩。

此时的严嵩已经有77岁高龄了,面对着自己老臣如此“英勇献身”的付出,嘉靖皇帝感动的热泪盈眶,直夸赞严嵩是好臣子。也因此他成为了嘉靖的宠臣。

嘉靖四十年,严嵩已经八十多岁了,老朽昏聩,他为世宗进献的青词已不能使世宗称心如意,渐渐地便对严嵩心生不满。后来世宗又听说严嵩儿子严世蕃贪虐淫纵,对其父子更加厌恶。另一大臣徐阶感觉到了世宗对严嵩的态度,便买通了深受世宗信任的道士蛊惑皇帝。道士在扶乩时,显现出“分宜父子,奸险弄权”的字样,“留待皇帝正法。”

这一年,皇帝的万寿宫发生火灾,向大臣征求意见,严嵩建议皇帝搬到英宗被幽锢的南宫去,世宗十分生气。而徐阶迎合圣意,主张重建万寿宫,徐阶在世宗心中的地位取代了严嵩。严嵩失宠后,御史邹应龙上疏弹劾严嵩。嘉靖四十一年,世宗在徐阶的鼓动下,罢除严嵩官职,勒令回乡,严世蕃谪戍雷州卫。

严世蕃在谪戍雷州中途跑回江西老家,嘉靖四十三年,严世蕃又被御史弹劾。世宗大怒,将严世蕃逮捕下狱,第二年被斩,严嵩被削籍为民,家产尽抄。无家可归的严嵩只好住在祖坟旁的茅屋中。嘉靖四十五年四月,严嵩在孤独和贫病交加中去世。临死前,严嵩艰难地写下“平生报国惟忠赤,身死从人说是非”,掷笔而死。

严嵩贪污了多少钱?

据《天水冰山录》所载,仅是他北京的府邸,江西的老家,查抄出来的财产,计有:一,纯金器皿3185件,重量11000余两;二,玉器857件;三,耳环 耳坠267双;四,布缎绫罗纱绒14300余段;扇柄27300余把;五,南昌和分宜的第宅房店3300余间。总值约合人民币3亿至4亿元左右。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广西快3走势 秒速快3 秒速时时彩 极速3分彩 上海时时乐 幸运飞艇官网 秒速时时彩 三分PK拾平台 德国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