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中国历史,看历史知识,尽在讲历史网

一个二婚农妇是如何一步步从贫民当上皇后的?

来源:讲历史2019-05-09 10:36:34责编:流星人气:
字号:小号|大号
【内容导读】孝景皇后王娡,为汉景帝第二任皇后,汉武帝生母。在中国封建社会,女子结婚一般提倡从一而终,即使早年丧夫也要一生守寡。然而汉景帝刘启的第二位皇后王娡,原本只是一位已…

孝景皇后王娡,为汉景帝第二任皇后,汉武帝生母。在中国封建社会,女子结婚一般提倡从一而终,即使早年丧夫也要一生守寡。然而汉景帝刘启的第二位皇后王娡,原本只是一位已婚农妇,但却凭借着美貌智慧步步为营,成为一国之母,书写传奇人生。在那样规定严格的皇宫里,她究竟是怎么样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坐到了皇后之位?

u=328600471,147315708&fm=173&app=25&f=JPEG.jpg

进宫得子

王娡也算名门之后。早年西楚霸王项羽分封十八路诸侯王时,曾封过一个燕王臧荼,王娡便是燕王臧荼的亲孙女。只不过后来家道中落,臧家已与平民无异。王娡成年后,在母亲的做主下,嫁给了一户普通农家金王孙家中,并育有一女。后来,一相士为王娡相面,称其是“大贵之人,会诞下天子。”母亲大喜,将王娡从夫家强行接回,之后托了很多关系把王娡送进了太子宫。王娡进宫后,果然得宠,被封为美人,生下三女一子。这一子便是未来的汉武帝刘彻。王娡怀着刘彻的时候,梦到一轮太阳扑入腹中,便把此事告诉了当时还是太子的刘启,刘启大喜,称:“这是贵显的征兆啊。”公元前157年,汉文帝驾崩,太子刘启即位,是为汉景帝。同年,王娡诞下皇十子刘彻。

u=2243769600,1774725943&fm=173&app=25&f=JPEG.jpg

搞定婆婆

而王娡不仅有宠于景帝,在景帝的母亲窦太后处亦颇得亲幸。当时因梁王刘武派人刺杀吴国宰相袁盎一事,梁王怕被景帝问责,于是找了一圈人,希望能够在景帝面前为自己开脱。最后找到了王娡的兄长王信。梁王刘武是何许人也?他乃是汉文帝刘恒与窦太后的小儿子,也是汉景帝刘启唯一的同胞兄弟。而窦太后,对这个小儿子尤其宠爱。王信也明白,如果能巧妙地劝动皇上,让他不要对事情穷追到底,太后必会感激不尽。而自己的妹妹也会受到皇上和太后的双重宠爱。后来,王信寻找机会进宫劝说皇帝。最终,梁王未被查办治罪。王娡这个儿媳也成功讨得婆婆的欢心。

u=3815922240,316257079&fm=173&app=25&f=JPEG.jpg

搞定大姑子

因刘彻自幼聪明伶俐,颇受景帝喜爱。公元前153年,景帝竟打破太子与他子不能同年而封的旧例,立长子刘荣为太子,立刘彻为胶东王。当时刘荣年满十八岁,并尚未婚配,汉景帝的姐姐馆陶公主刘嫖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成为未来的皇后,就想把女儿嫁给太子刘荣。不料,太子刘荣的生母栗姬因厌恶馆陶公主屡次给景帝进献美女,而拒绝了这桩婚事,使得刘嫖十分恼火。于是,馆陶公主看上了“梦日入怀”而生的胶东王刘彻,想把女儿嫁给时年只有四岁的刘彻,结果,王娡一口答应。

因为这件事,长公主刘嫖和栗姬算是结下了梁子,她常常在景帝面前讲栗姬的坏话:“栗姬和各位贵夫人及宠姬聚会,常常让侍从在她们背后吐口水诅咒,施用妖邪惑人的媚道之术。”景帝听后,对栗姬生出厌恶之心,但因以往与栗姬感情深厚,仍存有善念。

后来,景帝有一次身体不好,心中不乐,就把已封王的儿子们都托付给栗姬,对她说:“我百年之后,你要好好照顾他们。”栗姬生气,不肯答应,并出言不逊。景帝心里十分不满,只是暂时没有发作。这之后,刘嫖不时在景帝面前污蔑栗姬,并大加称赞王娡的儿子刘彻。景帝自己也认为刘彻德才兼备,但尚未下定决心废长立幼。

u=2097859448,3728391056&fm=173&app=25&f=JPEG.jpg

搞定竞争对手

王娡知道景帝恼怒栗姬,但要废掉太子,还需等待时机。立太子两年后,公元前151年九月,无子无宠的薄皇后被废。四个月后,王娡暗中派人催促大臣奏请立栗姬为皇后,上奏曰:“子以母贵,母以子贵。今太子母号宜为皇后。”结果景帝大怒:“这是你应该说的话吗!”遂下令将其诛杀,又废掉刘荣太子位,改为临江王。栗姬更加恼怒,又不能被皇帝召见,因此忧惧而死。同年,王娡被立为皇后。同月,七岁的刘彻被立为太子。王娡做了九年皇后,公元前141年正月,景帝驾崩,太子刘彻即位,王娡被尊位皇太后。

u=1674146019,2237516355&fm=173&app=25&f=JPEG.jpg

王娡,一个起手牌不算上好的女人,却终成为宫闱之中,笑到最后的那个。故事至此,或许宫斗剧既视感强烈。但人皆为人,我们愿相信,其中一半权谋一半真情。虽古今不可同论,但也有相通之处。一个女人从未嫁到人妻,从来都不是只增加“人妻”一个身份,从这个身份背后生长出来的诸多身份都需要用心扮演,并努力做到称职。于女人如此,于男人同样。所以,爱情可以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从来都不是。这件事,说易不易,离散皆有;说难不难,用心为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

北京赛车pk10赔率最高的平台 极速快乐十分 新疆喜乐彩 欢乐生肖 秒速时时彩 欢乐生肖 福建11选5走势 幸运赛车 河北快3代理 迪士尼彩乐园开户